白越岸

低龄er童。

我觉得我活了。

沉迷鬼畜无法自拔。现在满脑子都是

“改革春风吹满地”

“吹满地”

“春风吹满地”


下次更文可能就是下辈子了。

我只想沙雕。

【巍生】有人认识今早的罗姓小哥哥吗?

沈巍x罗浮生。校园师生ABO。ooc预警。无脑流


#0 [楼主]

如题啊!我ball ball各位校友知情的透露一下吧!

小哥哥真的超好看啊啊啊啊啊!中分撩我心啊啊啊啊啊

我一个B啊,差一、、就隔空发情。

#1

这世道是怎么了。长得好看就真的无敌了??

#2

是啊,楼主莫不是没听今早的国旗下发言哦。

不知道这个罗浮生在处分名单里排头号吗???

#3

如果我没记错,龙高是不允许男生有中分发的吧。。。

#4

怕不是因为中分被处分的哦。

#5

中分不至于成这样。怎么着就警告处分吧。

(听说龙高留中分发的都是社会老哥。不是你佩奇的那个社会。)

#6

学校把处分的...

照裴试水【二】

一大堆私设出没(其实是因为法海传没有看完x)。厚德半确认关系(在立后的边缘来回试探)

(一)


小皇帝爱玩,不理政事,受宠的太监刘瑾已经隐有一手笼住全朝的架势。要是这猫真换到手里,朱厚照还不知要怎么玩儿出花儿来,到时候可别给天下表演个什么甩手皇帝。

裴文德沉默着不说话。

朱厚照本来就是想逗一下他的裴卿,不强逼着一定要答句什么,过会儿便握着人的手,自己继续说:“文德,你知道为什么西域人一定要你这缉妖司的位子吗?”

“他说他的娘子是江南一个商户的女儿。小娘子人美、善歌舞,可新婚不过一周,人便死了。当地人都说是为妖所杀,缉妖司也来人看过了,该查该搜该问的一件不落全做了,行到最后只剩西域人...

照裴试水【一】

一大堆私设/ooc出没。半确认关系(在立后的边缘来回试探)

一篇没有标题的文x

短篇随缘。


缉妖司新进了个跑腿打杂的小兄弟,坐堂听通报、哪里缺人哪里跑的那种。小兄弟年轻,能力谈不上太突出但胜在踏实,入司两月来也算参与了一次算得上大型的缉妖战斗,多少对缉妖司首领裴文德有了认识。

在小兄弟的印象里,首领似乎一直都是一种清爽利索的样子。一身红黑劲装,或行公事,或每月月初陪同小皇帝朱厚照出宫打猎。

裴文德的父亲是相国,他本人又是在极其年轻时站上了缉妖司首领的位子。

何等荣光。

可就是最近几天,小兄弟察觉裴首领行过他身侧时传来了轻微显拖沓的铃铛声。鼻子使劲儿嗅嗅,空气中还漫着些与清...

【贴吧体】818我相好的老师Y先生(下)

*时间线大概是合集内第一篇巍澜科普贴完结后的半年。巍澜衍生,LFS x YXX。私设龙大有个附高

(上)


【假水贴】818我相好的老师Y先生

#51

我赞同一下49L姐妹。Y多花啊,怎么可能是O。机车真的很心动鸭

#52

Y骚撩攻吧,曾经在夜店后门的巷子里见过他和一个小姐姐的。我当时一直目睹到Y机车载人离开的啊。

#53 咕咕鸟

楼上几位思想叛逆啊,机车撩妹算什么,L机车抢生煎,了解一下。

#54

惊了,黑道大佬抢生煎,这是什么操作。

莫名萌。

#55 干吃番茄酱

楼上get到的点很对。更正一下53L,L那不能叫抢。具体不做衍生,“我lfs给那老板省下了...

【贴吧体】818我相好的老师Y先生(上)

*时间线大概是合集内第一篇巍澜科普贴完结后的半年。巍澜衍生,LFS x YXX。私设龙大有个附高√

上下两篇完。

(下)戳


【假水贴】818我相好的老师Y先生

#0 [楼主]孤独独孤嘟咕噜嘟

如题。这应该算半个水贴,若格式错误求吧务姐姐men手下留情。

先这样,一楼交代具体相关√

#1

又是一个美好的ID。

占!

#2

瞧瞧我在龙城吧看到了什么。

#3

看看我楼上,都是不要脸的。抢一楼还占二楼。

那我蹲个三楼吧嘿嘿。

这里是一年级在读学生,围观。

#4

哇哦。

ls是大一还是高一鸭,回去学习吧,给三年级的老阿姨让个位置。

等楼主。

#5

相好的老师...

养徒为患(5)

*想想这篇最初还是18年2月份的时候写的。

历史悠久啊。前文走合集。


作为过来人,这个游戏前期升级有多么快 老华山是知道的。

可怕的是白衣踏雪现在似乎在组队。

队伍:十二连环坞-新秀 1/5

没事儿没事儿。组队不要紧,至少他现在这程度应该还没下本。

嗯,应该。

[好友]红颜踏血:徒弟!你现在下本没啊!

无人应答。

[好友]红颜踏血:喂喂!听我一声劝,现在没下本的话就别下了!你看到了吱一声啊!

老华山对这个小武当还是很上心的。现在进行到一半的任务也没再做了,只管死盯着左下的好友图标。

白衣踏雪不是不想理自个儿刚认的师傅。不过是他现在抽不出空来回复...

【夜尊x罗浮生】留光-肆

在ooc的深渊下买房。果然只有设定和大概走向让我心动。

咕咕。


夜尊面无表情地看完了四五张纸的内容。

五张纸还有些时间跨度,记录的手下也换了有两三个。这些看字迹就看得出来。

道上水深,一不留神跌下的就是不复的深渊。罗浮生多年摸爬滚打混上二队队长也是不容易。虽说是被洪帮的现帮主当义子培养在身边,但那个姓洪的脑子里肯定想不出什么好东西,还搞不好哪天就黑罗浮生一手。

第五张的内容没有完成,应该还有另一半在夜尊没有带出来的第六张纸上。

夜尊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沈巍在看到赵云澜受伤或是被自己调戏之后会气成那样了。

他现在就巴不得给那个狗日的一队和罗浮生义父一下。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一...

【夜尊x罗浮生】留光-叁

*凑合看,随缘改。

面面对罗浮生就属于一见倾心的那种,但罗浮生对面面不是(甚至在面面当上帮主后的一段时间里对他好感度在平均值以下)这里面面异能私设是复制(x)

等四爆肝,周末一定要写到夜尊长大。


话说罗诚原本瘫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瞅见他大哥回来,噌一下站好,等人走近了发现他两手空空,又一瘫坐了回去。

“大哥,今儿个没抢到生煎?”

罗浮生在外头跟小朋友玩儿得高兴,倒忘记这生煎本来应该是有罗诚一份的。

“去去去,跟你说多少次了,那不能叫抢,怎么就没脑子呢你。”罗浮生挥手把罗诚往旁赶,自己脚往桌上一搭,瘫地还要更胜罗诚几分。“生煎有,但是给你的.....嘶这个怎么说呢....”罗浮生摸...

【夜尊x罗浮生】留光-贰

罗浮生:“还是很烫吗?”

那人停下动作时抬眸就见夜尊脸颊爆红,用未沾油的手撩了下他遮在眼前的一缕银灰长发,关切问到。

夜尊摇头,用白净冰冷的手背呼了把脸,想用一直低于凡人体温的手给滚烫异常的脸降个温。

一番摇头晃脑的动作结束后,刚被罗浮生理到后面的头发又掉到了前头。罗浮生看他长发风一吹就糊一嘴,往往夜尊刚捏起一只生煎包要往嘴里送的时候头发都会糊到嘴边上,见着是有些不方便。

罗浮生看似随意地问他:“小朋友,你父母呢?怎么就你一个人穿着这么薄的袍子在街上呀?”

夜尊听了,愣也没愣一下就道:“在家呢。我是肚子饿了,一个人才跑出来的。”

当然是瞎扯的。

哪来的家呢。

说出来夜尊自己都觉...

1 / 3

© 白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