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越岸

乡书何处达,随君直到夜郎西。

叶蓝|故事与酒

*ooc预警。去年的文。一个十分草率的故事。


地球的环境越来越差了。


不知道是哪个世界顶尖的家伙,在接受采访时,直言说过不了多久,地球会遭受毁灭性的灾害。


记者问,这个“过不了多久” 具体点说的是多久。


他神神忽忽地掐指一算,“七天” 。


后来,传出来时,便成了“七天后不明小行星会与地球相撞” 。


====


-01


许博远是H市一家咖啡厅的老板。


现在整个咖啡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员工都老早跑去火星移民去了。


问为什么至今都没有走,许博远自己也说不清楚。


大概是舍不得吧。



-02



今天,咖啡厅很罕见的来了一位客人。


他叫叶修。是一个浪荡风流的诗人。


许博远问他,为什么还没有走。


“你不是也没走吗?” 叶修拿着杯子,反问道。


“谁说一定要现在走的。不是说有七天的时间吗?最后一波走也没说不可以。” 许博远托着腮,打量着叶修。“你也准备最后一波走么?”


他的手真好看。


许博远想着。


“不。我不准备走。”


“为什么?不走,等死吗?” 许博远是真的惊讶了。所以说诗人都是怪人吗?


“不管怎么样,最终人总是要死的不是吗?我只是比你们早走一会儿而已。” 叶修难得正经了一次。“世界末日,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不是


吗?”



-03



许博远沉默了。


他真的很难跟上叶修的思维。



-04



“那么……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叶修突然戏谑的冲许博远笑了笑。


如此跳脱的思维,怕是难有人能一次跟上吧。



-05



诗人身上经常带着一壶酒。


但是他从不喝。


直到很久以后,许博远才明白,叶修其实就是个三杯倒。


喝酒?不存在的。



-06


诗人没有故事。


这也让许博远明白,叶修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什么也没有经历过。每天只是枯燥的重复着如一的生活。



-07



自那之后,叶修就完全赖在许博远店里了。


一天到晚蹭吃蹭喝。时不时地嘲讽技能大开。


于是,某天晚上在饭桌上,许博远一边给叶修倒了杯酒,一边说了句:“叶神,你也不能总这样赖着吧。”


“哈?” 叶修一边装傻,一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今天晚上你洗碗。” 其实许博远的要求也不是太高。洗个碗而已。


然而叶修连洗个碗都做不到。


喝了杯酒,倒了。



-08



叶修的确有跟许博远说过他酒量不好这件事。但是没说具体到多少杯回倒。


许博远本来想想三杯倒差不多。因为自己也是这样。


后来才发现,自己是高估叶修了。


叶修这丫是一沾酒就倒。



-09



“想不到你酒量这么差。”


“......我觉得我酒量还行啊”


“一杯倒算还行?”


“那是你给的杯子大。”



-10



这样算算,明天就是第七天了。


许博远拿着支红笔,在日历上勾勾画画。


所以,自己是该走了吗?


许博远回头看了看瘫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调台的叶修。


“明天就是移民火星仅剩的最后一天时间了。请还在地球上想移民的诸位抓紧时间,提早前往中转站做好准备……” 电视里响起了陌生的女


声。


叶修顿了顿。


“你明天是要走吗?”


“不走了。” 许博远猛地一抬头,在日历上画了个圈。


“怎么突然不走了?”


“陪你去看世界末日啊。” 许博远咬着笔头,回头朝叶修笑了笑。


不知怎的,那抹笑竟然让一直无所谓的叶修心生不安。



-11



晚上,叶修突然把许博远拽到了阳台上。


“看,是流星。”



-12



这是许博远第一次看见流星雨。


叶修拉了拉许博远。



-13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们还是去中转站吧。”


“你不看你的世界末日了?” 许博远笑着打趣道。


“比起一个人孤单地看着世界最后的辉煌,我更想跟在意之人喜结连理。”


许博远脸红了。


“所以?”



-14


“我有故事也有酒,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



评论(2)
热度(38)

© 白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