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越岸

乡书何处达,随君直到夜郎西。

【夜尊x罗浮生】留光-壹

*具体设定见剧透先导车《反水》

ooc预警。


刺眼的太阳光从粗枝大叶的隙间射下一小丛在落了一层枯叶的泥地上。

外面有车、有人、有吆喝声。但往来的人们谁都不会有心到杂木后来逛一逛,自然也不会有人发现这里有着一个跌跌撞撞、一头银灰长发的小孩子。

小孩子穿了件纯白的袍子,踉跄间沾到了些泥巴,伸出的树枝勾破了长边。他总算是跑到了路边。空气里有鲜香的气味。在人间久了,字也会认了。对面有家卖生煎包的铺子,排了好长的队,里面的伙计边接过钱,边将生煎装袋,递到人手上。

夜尊从前在地下待着,数日不吃东西也是可以的,但自从上了人间,虽说哥哥嫂子对自己都有些不顺眼,但每天的饭食都没有断过,日日换新,不出几天就把胃口养刁了。现在不吃那是不行了。

突然被传到新时空,夜尊身上什么都没有,看家的异能也因为体态虚弱被锁,连夜尊自己都怀疑就以自己现在这副幼体能不能打得过地面上耍粗的蝼蚁。没钱是肯定买不了的,但如果打不过的话,肯定也抢不了。

夜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排队的人群突然起了骚动。一个穿皮衣骑机车的男人径直开上铺子前的台阶,钱也没见给,打了个招呼,拿着老板手上那袋子生煎就走。

那可是那一锅最后的一袋啊!

夜尊现在好奇开机车的是什么来头。正想着,机车从他面前“唰”一下开过,那一瞬间夜尊看到了抢生煎的男人的正脸。是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皮。

【夜尊:原来……我是大众脸?(陷入沉思.JPG)】

拿了生煎就走的罗浮生骑车转弯,路过似乎看见个什么一身白的小东西,扭头正瞧见站在路边的夜尊。

妈耶这是什么小可爱。愣神开过头的罗浮生赶紧往后蹬,立定在夜尊面前。

夜尊对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美人很感兴趣。

不过现在对生煎包的兴趣要胜过对美人的兴趣。

罗浮生一心看这个白了吧唧的东西,但很快罗浮生就发现小朋友一直都死盯着生煎包而不是自己。

【罗浮生:想不到我有朝一日要跟一袋生煎争一小朋友的宠(假笑)】

罗浮生拎着那袋生煎,在夜尊面前晃了晃。

“小朋友,想吃吗?”

夜尊有一瞬间很想给面前这个男人一jio。

他同沈巍是双生鬼王,年岁相同,沈巍今年是一万零三十二岁,那自己肯定也是一万零三十二岁。

呸。

你才小朋友。

你全家小朋友。

心里怎么想的都不算话,夜尊还是很诚实的点了头,眼巴巴地望着罗浮生手上那袋子生煎。

将袋子递到夜尊手上,罗浮生就坐在机车上搭着下巴看夜尊伸出两根肉嘟嘟圆润润的手指头捏住生煎,吹也不吹就往嘴里送。

结果当然是被烫到了。

夜尊一哆嗦,被咬了一小口还没见着馅儿的生煎又掉回了袋子里。

“新出炉的,吃前要吹吹。”罗浮生下车半蹲下身子,从夜尊手上拿回袋子,捏出方才掉进去的生煎,凑在嘴边细致地吹了吹,确定没那么烫才喂给他的小朋友。

被罗浮生吹凉了些的生煎是温热的。

有着一万零三十二年思想的夜尊小朋友刚被烫红手指头,现在又红了耳朵。

“你的手,现在还是很烫吗?”罗浮生哪知道小朋友现在在想什么,只以为是一下子烫地狠了,小家伙还没缓过来。

“不、不...”夜尊慌忙把头别开,过会儿又不知道冒了什么想法,对着蹲下来还同自己一样高的罗浮生说我刚刚被生煎烫了嘴,现在还没好,哥哥吹吹。

夜尊尽量让自己的用词像一个天真幼稚的人类小孩儿。

他本来就是抱着打趣的意思说的,没成想罗浮生竟然真的捏了捏他的下颚,示意他张嘴。

夜尊带着意外的呆愣,乖乖照做。

初秋的天气此时已经转冷,凉风伴着罗浮生的动作一同送进夜尊口腔内。

夜尊脑内,似乎有根直了一万零三十二年的弦被罗浮生一下拨断了。

评论(11)
热度(29)

© 白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