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越岸

乡书何处达,随君直到夜郎西。

【夜尊x罗浮生】留光-贰

罗浮生:“还是很烫吗?”

那人停下动作时抬眸就见夜尊脸颊爆红,用未沾油的手撩了下他遮在眼前的一缕银灰长发,关切问到。

夜尊摇头,用白净冰冷的手背呼了把脸,想用一直低于凡人体温的手给滚烫异常的脸降个温。

一番摇头晃脑的动作结束后,刚被罗浮生理到后面的头发又掉到了前头。罗浮生看他长发风一吹就糊一嘴,往往夜尊刚捏起一只生煎包要往嘴里送的时候头发都会糊到嘴边上,见着是有些不方便。

罗浮生看似随意地问他:“小朋友,你父母呢?怎么就你一个人穿着这么薄的袍子在街上呀?”

夜尊听了,愣也没愣一下就道:“在家呢。我是肚子饿了,一个人才跑出来的。”

当然是瞎扯的。

哪来的家呢。

说出来夜尊自己都觉得荒唐。但大哥哥信了鸭。

罗浮生长“哦”一声,撑着下巴看小朋友光速吸入生煎。“你闭眼,我给你个礼物,好不好?”罗浮生甩着不知从哪撕下来的黑布条,瞧着夜尊把最后一小口咽下肚,满是哄骗意味的开口。

夜尊对这个和自己一个长相、接触不过半天的男人有着意外的信任,手指卷着自己长袍边角,眼睛眯成一条缝。

——当然没有全闭。他还再悄悄看上罗浮生几眼。

谁知下一秒罗浮生却凑上前,用手上的黑布条给夜尊蒙了眼。动作很轻,没有过分牵扯、死勒住的感觉,一点点红印都没给看起来细皮肉嫩的小朋友留下。

黑布彻底阻挡了夜尊的视线。

现在的幼态就真的和人类孩童一样,夜尊还没太适应,只觉得周身有罗浮生走动带起的风,然后就是“咔嚓”一声。

感觉头部压下的重量似乎轻了很多.....

不对。

夜尊扯下系得松松垮垮的黑布,回头就见罗浮生笑着,一只手上拿着朵娇嫩的花,另一只手则背在背后,有意掩盖些什么。

小朋友仗着体型小,侧身一看,罗浮生后面背着的那只手上分明拿着一明晃晃的剪子和一段银灰头发。

夜尊伸手一摸,原先及腰的头发被罗浮生一剪刀咔嚓一下成了披肩短发。

“诶哟喂喂喂,别哭,男孩子留长发不方便,现在短了,清爽多了嘛。”

“……”

“别气了,这花给你,回去在花瓶里插上,给你父母也看看,昂?”

“……”

“那你看我,我也给你,好不好?”

自认比花美的东江第一靓罗浮生全然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多么有歧义的话。反正是小孩子,思想怎么会那么早熟的啦w

【夜尊:不应当,我也就只是一个一万零三十二岁的小朋友】

身体回到幼态,该不会思想也跟着回到那个一点就羞的阶段了吧.....

夜尊低头匆匆接过罗浮生手上的花,跌撞着逃走了。

哇哦。

小孩子真难哄。

罗浮生想。

拐角处,夜尊一直看着罗浮生开车离去才重又回到大街正中。

希望下次,能知晓你的名字吧。


*


当晚,一个完美隐匿的身影穿梭在各个街道、租界、鱼龙混杂的歌舞厅中。有尸体被抛入江河里。

最先发现浮沉着的“人皮”的男人慌张报了案,随后是租界内的一个老管家发现自家主人仅剩一副空壳,瘫坐在他平日工作的书房椅子上。书桌上摊开的一份文件上有一枝玫瑰。管家说那不可能是他主人的,他一直不爱搭理这些花卉植物。


“探长?”

“进口杂交品种。同洪大小姐上次送来的一样。”

评论(2)
热度(24)

© 白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