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越岸

乡书何处达,随君直到夜郎西。

【夜尊x罗浮生】留光-叁

*凑合看,随缘改。

面面对罗浮生就属于一见倾心的那种,但罗浮生对面面不是(甚至在面面当上帮主后的一段时间里对他好感度在平均值以下)这里面面异能私设是复制(x)

等四爆肝,周末一定要写到夜尊长大。


话说罗诚原本瘫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瞅见他大哥回来,噌一下站好,等人走近了发现他两手空空,又一瘫坐了回去。

“大哥,今儿个没抢到生煎?”

罗浮生在外头跟小朋友玩儿得高兴,倒忘记这生煎本来应该是有罗诚一份的。

“去去去,跟你说多少次了,那不能叫抢,怎么就没脑子呢你。”罗浮生挥手把罗诚往旁赶,自己脚往桌上一搭,瘫地还要更胜罗诚几分。“生煎有,但是给你的.....嘶这个怎么说呢....”罗浮生摸着下巴想了想也没把辈分屡明白,干脆就手一拍,不再深入想下去。

罗诚贼兮兮地凑到罗浮生面前,像怕被别人听到一样,极小声地开口:“生哥,你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罗浮生这会儿不知道又再想些什么,先是敷衍的“昂”了两下,过后才反应过来,抄起身边的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资料对着罗诚头就拍:“想领个小孩儿回来替你,行吧。”

“啊?.....”罗诚原地一大愣,“那小孩儿....多大?”

罗浮生:“差不多就六七八岁的样子吧。怎么了?”

罗诚知道想爬上他大哥床的男人女人东江一抓一大把,罗浮生有副好面孔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也知道自己大哥男女通吃,在美高美夜夜笙歌,可唯独就是没想到罗浮生能对一六七八岁的小毛孩子动念头。

罗诚:“大哥,美高美那些整天用眼神都能把你衣服都扒了的女人还不够多吗,那孩子六七岁他才多大,你不至于下手这么急吧?”

罗诚的话罗浮生才听一半就觉得不大对头。“哦豁你成熟了啊,知道想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了?”罗浮生看着大半天不见思想已成熟至此的罗诚,将那一沓文件一股脑全拍在了他头上,“我想认个干儿子跟那些胸大屁股翘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干媳妇,不急着给你找干嫂。”

罗诚:“啊...?我还以为你是想那什么....”

越往后罗诚的声音就越小,最后关键的三个字干脆直接就消了音。

童养媳?

罗浮生失笑,摇了摇头。


*


罗浮生也是个在东江赫赫有名的人物。街边一站,半天能听到不少关于他的事。夜尊听得不多,但抓住了“美高美”这个地点。于是夜深时便用着当晚吸到的生气暂时解了被封的异能,一路寻了过去。

罗浮生的睡眠质量不好,不仅如此他还怕黑,所以就一直睡在夜夜笙歌的美高美。

夜尊看着他拧在一起的眉毛,想伸手替他揉开用尽毕生的耐心和温柔去哄着他,刚要有动作却又想起自己现在的状态恐怕还不能碰他。

这次的失力情况比从前都要严重些,靠每晚吸人生气少说也要三天。

其实不将人吸干也是可以的。只是夜尊不想在除罗浮生外的其他人身上做那档子事罢了。

总是不能待太久的。

临走前,夜尊在罗浮生旁的小桌上看到了散乱的文件和一个花瓶。花瓶里插有两三枝花,枯地都差不多了。夜尊认得那个,罗浮生给过他一枝一样的。

【夜尊:他身边有花,我身边有一样的花,那这样子我是不是就算待在他身边了?】

夜尊想拿出那枝花同花瓶里的比对,却猛地发现那枝花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

不在身上,那就是行事时遗落在了哪吧。

夜尊略显烦躁,将花瓶重新摆回原处,余光扫了眼那份文件,当下心一沉,搭在花瓶的手失了轻重,给纯摆设的花瓶添了道缝。

罗浮生在噩梦中听见了声儿,手朝发声的地儿下意识一挥,差点就要打到那质量堪忧的花瓶。

夜尊将文件一卷,消失在房间内。

这次时间超了预算,落地时不免有些踉跄,身体也感到虚弱无力。

扶墙站好,抖开卷来的文件,上面赫然记录着洪帮一队数年来背地里偷干过的事和给罗浮生下的套。


【关于夜尊被剪发后夜晚行事的小剧场w】

夜尊能量流失过半,这次更是严重到连看家异能都被锁,只有晚上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原型。

且维持的原型还不包括头发变长。

于是夜尊便顶着一类似小姑娘的齐肩短发夜走高楼。

背影刚好被路人看到,“凶手是女子”这点给探查人员使了很大一个绊子。

等真正查到夜尊头上已经是其当上帮主抱得美人归之后了。

评论
热度(15)

© 白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